她从北京到乌鲁木齐,为女性患者解决难言的“尴尬”
作者:刘青   来自:健康报新疆站  时间:2020-9-11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说到腰酸背痛、下腹部疼痛、性生活时种种不适,很多女性都会有不愿提及的痛苦和难以言表的尴尬。专门折磨女性朋友的慢性盆腔痛,您了解多少?

贺豪杰在自治区妇幼保健院大门前

贺豪杰在自治区妇幼保健院大门前

很多人的答案:没听说过。的确,在新疆各大医院,开展慢性盆腔痛诊疗的并不多。但是,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贺豪杰因为对口支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妇幼保健院,把这项新的诊疗理念与技术带到了新疆,并在全疆各地培养了一批开展慢性盆腔痛诊疗的医护人员,为新疆女性患者解决难言之“痛”。

带来新理念,传递新技术

2019年8月,贺豪杰从北京来到乌鲁木齐,开启了为期一年的援疆工作。

相较于其他援疆专家,贺豪杰不仅在诊治妇科肿瘤方面有一定经验,还对慢性盆腔痛的诊疗有一定的见解,而她所在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也是国内最早开展慢性盆腔痛诊疗的医院之一。

贺豪杰说,慢性盆腔痛是这几年才发展起来的一个专业,涉及妇科、泌尿科、消化科、肌肉筋膜疼痛等多个学科领域,需要医生具备综合的实力。

贺豪杰带着团队一起查房

贺豪杰带着团队一起查房

工作中,贺豪杰发现慢性盆腔痛的患病率比较高,国内每7位妇女就有1人患慢性盆腔痛,但由于不少医院妇科医生对疾病的认知不足,患者常常被误诊为慢性盆腔炎或者子宫内膜异位症,“还有一些患者找不到病因,但因为病程长,只能到北京、上海的医院就医,但很多患者又不具备经济实力。”

贺豪杰来到自治区妇幼保健院之后,发现该院也未开展这项诊疗技术,“这个技术不需要做手术,只需要掌握正确的辨别、诊断方法,再给予正确的治疗,医生培养的周期相对较短,两三个月就能掌握,所以,这个技术其实在基层医疗机构是更有意义的。”

患者即将出院,贺豪杰前来了解康复情况

患者即将出院,贺豪杰前来了解康复情况

因此,贺豪杰决定在自治区妇幼保健院传递新理念,推广这项新技术。期间,她带着医生手把手分析盆腔痛的病因,针对不同病因引起的盆腔痛开展不同的治疗,如神经阻滞治疗、电刺激治疗、肌筋膜的按摩治疗以及抗生素的规范治疗等,“因为有相同症状的不是所有人都是盆腔炎,其实真正的盆腔炎患者不到20%,这样一来,其实对老百姓来说是受益的。”

近一年来,在贺豪杰“手把手”、“一对一”的传授下,自治区妇幼保健院已经有一批能开展慢性盆腔痛的诊治。

从首府到基层,培训、筛查一个不落

和所有援疆专家一样,除了出门诊、在帮扶医院传递新的理念和技术外,贺豪杰也奔走于乌鲁木齐乃至各地州,把这一理念带到基层。

“虽然新疆在慢性盆腔痛的诊疗方面几乎是‘空白’,但我觉得基层的妇科医生能掌握未必不是件好事。”借助自治区的相关适宜推广技术,贺豪杰深入伊犁地区、喀什地区,把这一新的理念传递到基层。

贺豪杰开展对全疆医护人员进行适宜技术推广“慢性盆腔痛” 培训

贺豪杰开展对全疆医护人员进行适宜技术推广“慢性盆腔痛” 培训

在培训讲课期间,贺豪杰发现基层不少妇产科医生对慢性盆腔痛的认识确实不足,“很多人都没听过这个病,那么我觉得就得让他们认识这个病,先有理念,再逐渐深入。”

让贺豪杰欣慰的是,在基层培训讲课期间,竟然有医生在乌鲁木齐听过慢性盆腔痛,回到当地就把所学运用到临床诊疗工作中。“讲课结束之后,她就跟我交流。她说她碰到一个患者,临床表现是会阴区域疼痛,躺着或睡觉时,疼痛减轻,一旦坐着症状就加重,是不是慢性盆腔痛?该怎么治疗?”

听完医生的描述,贺豪杰知道,以往不少妇产科医生碰到这类情况,都会查查患者的阴道,若没有什么问题,可能就毫无办法,她就告诉这个妇产科医生:“其实这样的病人她也非常痛苦,给她打个阴部神经阻滞,若不疼了,那就是阴部神经痛。”

在贺豪杰看来,这个技术也不难,只要妇产科医生会会阴神经阻滞的麻醉技术,就很容易掌握。

贺豪杰与团队到和田地区的乡卫生院开展“两癌筛查”工作

贺豪杰与团队到和田地区的乡卫生院开展“两癌筛查”工作

除了培训讲课之外,贺豪杰也跟着团队一起深入南北疆,开展“两癌筛查”工作。在这期间,她发现,经济发展不同的区域,人们的生活卫生习惯、健康理念也不尽相同,“但那么远的乡村,都有普及到HPV筛查,提前发现癌前病变,做到早发现、早治疗,老百姓真的获益。”

当然,她还是建议,加大健康科普宣教力度,提升基层老百姓的健康意识和疾病预防意识。

不断规范流程 推动科研发展

贺豪杰深知,援疆留下的一定是医疗人才与技术。

如何留下带不走的医疗技术?在这一年中,贺豪杰严抓流程,严格规范术前讨论制度、疑难病例讨论制度,还在妇科开展了一次示教。

贺豪杰和团队一起为患者做手术

贺豪杰和团队一起为患者做手术

贺豪杰还强调妇科医护人员要注意小细节,比如手术中切下来的标本怎么处理、照相等?这有讲究的,“不是说切下来的标本往袋里一装,然后拿给家属看,再送检验科。”

贺豪杰说,作为一名医生是需要亲自剖开标本,看下标本的情况,做初步的判断,“比如卵巢囊肿的标本,若切开之后有乳头,可能就是恶性的信号,那我们还需要看看标本内壁的乳头是什么样,如果内壁完全光滑,送去病理检验后,出现的结果是恶性的,跟我临床的初步诊断不符,那么就要再去核实这个情况。”

至于规范的标本该怎么装、怎么照相?这也是有要求的。贺豪杰说,怎样擦干标本的血迹而不损坏它的组织?标本拍照时的规格尺度?这些都是有严格要求的。“规范操作之后,一方面是一个积累进步的过程,另一方面,碰到疑难病例肿瘤病例讨论时,通过标本的图片对比,发现病灶大小,需不需要治疗、高危因素是啥,一目了然。”

贺豪杰觉得,规范操作病理标本的另一好处是,为后面做课题、科研做准备,“在发学术论文时,不仅有影像图,还有标本图,说服力更强”。

贺豪杰这么说着,也是这么做的,不遗余力地带着妇科团队开展各类课题、科研工作。

贺豪杰甘当助手,配合团队完成妇科恶性肿瘤手术

贺豪杰甘当助手,配合团队完成妇科恶性肿瘤手术

通过初步了解后,贺豪杰带着团队从临床实验开始做起,“临床的课题很好发文章,我就带着科室的年轻医生去申请,还是有明显进步的。”

贺豪杰举例,医院共提交申报了11个乌鲁木齐市自然科学基金,妇科就占了一半,“这个进步还是明显的,当然,一开始肯定是要一遍遍修改,从标书到课题内容,亲自指导。”而自治区自然科学基金的申请,自治区妇幼保健院申报了3个,妇科占了两个,“其实,医院的医、教、研‘三驾马车’是并行的”。”

援疆一年,贺豪杰觉得蛮有成就感的,“医院的医护人员积极向上,开展的疑难手术量也逐渐上升,科研教学也有所改善,挺欣慰的。”

贺豪杰(图左)担任自治区住陪医师结业考核考官

贺豪杰(图左)担任自治区住陪医师结业考核考官

即将结束援疆工作,贺豪杰想把循证医学的流行病学调查方法教给年轻的医护人员们,也希望希望医院能把好的规范制度、医疗技术都坚持下去,“目前科室想打造一个4级的腔镜技术基地,后面的援疆专家一起做起来,对全疆老百姓来说也是好事。”